你愿不愿意停下脚步,在这里听一听有关我和他们的故事。

【翔润】第一乐章(1-end)


爱乐之城paro

松本润已婚 松本润已婚 松本润已婚

有电影剧透 有电影剧透 有电影剧透

ooc ooc ooc慎入

钢琴师樱井翔x演员松本润
























在这个地球上有70亿的人,他们活着又不仅仅是活着,他们在名叫“爱情”的爱乐之城中编织着独一无二的乐章。

“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什么?”松本润的一天是在这家咖啡店开始的,新来的店员看到他有些惊讶

“两杯冰咖啡,谢谢。”戴着墨镜的他看上去有些心情不好,虽说早起已经不那么苦手,但偶尔也会有起床气突然发作的日子。

老板笑吟吟地把两杯咖啡放在柜台上,“今天就免费送您了。”

“不不不,我还是要付钱的。”松本润语毕打开了钱包,付钱,拎咖啡,走人,留下一个一扭十八弯的背影。

离开时好像感觉到了服务生羡慕的目光,毕竟自己曾经也是这样看着其他知名演员的背影,在那家小小的咖啡店里打工。

五年了,已经五年了,这座城市变了。

大街上醒目的地方张贴着自己主演电影的宣传海报,海报上的人凝视远方,给镜头的只是一个夕阳下的侧脸;当年自己“战斗”过的小剧场已经被翻修一新,椅子再也没有那股奇怪的气味,幕布也不再布满蛀洞;那家破破烂烂的电影院早就关门歇业,玻璃转门上落满灰尘,只剩下永久散场后的寂静……

比起这个城市的变化,一个人的变化又算得了什么呢?这么想着的松本已经回到了车上,将一杯咖啡递给副驾驶上的人。塑料杯壁上结着一层薄薄的水珠,那只握住杯子的左手手指白净纤长,红色的珠光指甲油和无名指的女士婚戒一起在阳光下反射着光亮。

“准备去哪?”松本润发动了汽车,询问对方的意见。

“回Y城吧”副驾驶的她吸了口咖啡,“也不知道樱子有没有想我们。”

“她讲不定和有吉小姐玩得正开心呢,”提到自家的宝贝女儿,松本润的嘴角不由得上扬,“顺利的话应该中午之前能到。”

然而一座城市再怎么变,有些事情是不会变的,比如糟糕路况。

似乎因为是小长假,举家出游的车辆格外多,高速上排起了蜿蜒的长龙,车上的两人已经是饥肠辘辘。

“呐,润”松本太太指着高速上的路牌,“我们不如在S镇这里下去,先把午饭解决了吧。我记得那里有一家很棒的爵士餐厅哦。”

作为爵士乐迷的他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餐厅,于是在自家夫人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店面。在推开店门后,喧闹声充斥着整个空间,而松本润却觉得空气突然凝结了。店铺墙上霓虹管的红色光芒犹如夏日正午的烈日,他被它刺得睁不开眼。

Shout

这样一个名字不适合一个爵士餐厅,曾经有人这么吐槽过。但现在就有这样一家店出现了,爵士乐队和摇摆的人们告诉松本润这真的是一家爵士餐厅。

巧合吧,他安慰着自己。

松本夫妇二人在面对舞台正中央的位置就坐,台上的乐队也一曲毕了,没有音乐的店内被人们的掌声重新填满。

从台侧走上一名身着灰色衬衣的男子,一头短发,干净利落。但不得不说这位先生的溜肩十分瞩目。

溜肩先生是这家店的店主,他走到舞台中央的立麦前,似乎有话要说。他低头清了清嗓子,再次抬眼时他的视线和松本润的视线交汇了。溜肩先生愣了愣,有什么话要冲出口,但被又咽了回去,他换上了职业的笑容开口道:“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来到shout,我是老板樱井翔。”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嗓音,熟悉的名字,让松本润感觉恍然隔世。

“感谢我们的乐队刚刚的表演,让我们的钢琴刚先生休息一会儿,”台上的人看上去依然平静,“接下来一首歌由在下演奏。”话音刚落,顾客们再次送上热烈的掌声,大家都期待着这位传说中的老板会有怎样的演奏。

樱井翔在钢琴前坐下,面前的黑白键自己再熟悉不过,台下的松本润自己也再熟悉不过。不,也许自己熟悉的松本早在五年前已经消失了,现在的呢?自己真的熟悉吗?

陌生的发型,陌生的婚戒,陌生的伴侣,让樱井翔感觉初次见面。

你看台下的他,喝着杯里的水,却像在饮下烈酒,悄悄地红了眼眶。他在把什么冲淡。

你看台上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却像在轻轻叹息,默默地闭上双眼。他在把什么吞下。

看似无关的两人,在那钢琴奏响时,却看到了同样的影片。

影片里,樱井翔吻住了那个来搭话的少年松本润,牵着他的手离开了刚被解雇的餐厅。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在爱情和梦想的大道上携手同行。这让松本润在小剧场的处女秀台下座无虚席,最中间的位置属于满脸笑容的樱井翔。他们在演出结束后拥抱、亲吻,樱井翔陪着他去电影的试镜。后来樱井翔和通过试镜的松本润一起去到了大洋彼岸,松本拍戏,樱井在爵士餐厅表演,在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回到同一个家。再后来他们不仅在异国发展的非常顺利,还结了婚、领养了孩子,从此变成三口之家,一同抚养孩子长大。

影片里,他们没有失望、绝望,也没有争执、挣扎,更没有冷战、分离。影片里的一切都是温柔的模样,理想的模样。

随着乐曲的尾声,他们分开了在影片里紧握住的彼此,又变回了台上台下。万般不舍,又无可奈何。

曲终,落幕,一切回归寂静,又回归喧闹。

“润,还要再听一首吗?”

“不了,”松本润轻轻地摇了摇头,“早点回去陪樱子吧。”

起身,走向店门,他想只给樱井翔一个一扭十八弯的背影,不过也只是想想。

松本润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注视,转过身,直视那双他看了不知多少遍的眼睛。

他笑了,他也笑了,他们都笑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些共谱的乐章会被收藏好,没人会摧毁,没人会丢弃。会永远遍收藏在只属于他们两个的爱乐之城,无人知晓。

——end——
初次写翔润qwq请大家手下留情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