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不愿意停下脚步,在这里听一听有关我和他们的故事。

【肖时钦个人向】人设(一发完)

肖先生真的

空山新雨:

*奖励


*给小事情开了一点点挂


*结尾有强行




    肖时钦第一次对自己的人设有所怀疑,是在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当时还是萌新的戴妍琦鬼鬼祟祟地敲开他的房门,左躲右闪地冲进房间,冲着他欲言又止。


    那时肖时钦穿着背心短裤,想要抱胸,又觉得不妥,脑海中闪过了一百零八种剧情的展开方式,种种都需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应对。但肖时钦很紧张,现在是私人时间,面前又没有长枪短炮,他的社交技能一时半会儿启动不了,在漫长的冷却状态中。


    于是他只能面对着戴妍琦倒吸一口冷气。


    一只蟑螂的出现适时地拯救了他,肖时钦伸出手来,指向地面上快速移动的黑色物体:“啊,蟑螂。”


    啪。


    戴妍琦冷静地抬起脚,看了眼地面上扁平状的物体:“有纸巾吗?”


    “……有。”


    “有火吗?”


    “……呃?”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肖时钦一边翻箱倒柜找火柴,一边听戴妍琦科普小强究竟是怎样生命力顽强的生物,踩踏无用,必须要火烧才能使其亡族灭种的生物学知识。直到十分钟后,那块扁平状物体包裹着纸巾在他的玻璃漱口杯里滋滋啦啦地烧起来时,肖时钦才长吁一口气。


    哦,不对。


    他明天得去买个新的漱口杯了。


    肖时钦有点肉痛的想到。


    然后,他被戴妍琦拍了拍,用之前捡过死蟑螂的那只手。


    “队长,我……”


    小姑娘说到一半,忽然壮士断腕般转过身去,从肖时钦的视角来看,大概是想从胸腹部掏出什么东西来。


    一瞬间,他脑海中不受控制地闪过花木兰的某些经典场景,甚至已经忘记队员入队前都会做体检是不可能弄错性别的这个大前提,开始强逼自己接受“小戴原来是个男孩子啊哈哈”这样毫无根据的猜测。


    然后戴妍琦转过身,果然掏出了什么东西。


    肖时钦定睛一看,哦,是个闹钟。


    所以她是要送我闹钟?送……钟?送终?肖时钦眉心一跳,看着戴妍琦天真的脸,忍不住焦虑。他不相信这是对方有意为之,却也不好意思当面拆穿这礼物的“不祥”,但是不拆穿又怕小姑娘今后在不好说话的人面前犯错误……一来二去一颗心悬到八丈高,飘飘悠悠,岌岌可危。


    一秒后戴妍琦说话,那颗心啪叽落地。


 “队长,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闹钟,被我不小心摔坏了,你不是机械师吗?帮我修一下吧?求求你了。”


 “不,等等……”


 “队长QAQ”面前的萌新括弧性别应该是女括弧展开了眼泪攻势。


肖时钦沉默。


 “呃,行吧,我帮你研究一下。”


    啊,天哪,肖时钦你在说什么,你根本就不会修闹钟!理智小人在脑海中疯狂地抓发惨叫。


 “谢谢队长!队长小天使!”戴妍琦一秒多云转晴。


    望着小姑娘蹦蹦跳跳离开的背影,情感小人坐在小凳子上给理智小人递生发液。


    冷静点。


    不就是修闹钟吗?


    谁这辈子还没修过一个闹钟?


    要做个好队长啊。


    肖时钦长吁一口气,关上门,然后看到了手里缺胳膊短腿,从时针分针秒针到闹钟上的小贴花都掰断碎裂的闹钟。


    ……


    这是摔的吗?这分明是家暴伤吧?


    那一星期,肖时钦上网搜索了各种修理教程,买了各种机械零件偷偷带到房间里,夜以继日地自学成才。最后他终于决定捧着闹钟的残骸把这个不可能的任务退还给戴妍琦。


    然后他听到小姑娘一边跟人打电话一边夸。


 “我跟你说哦,我们队长人可好了,十项全能,还会帮我修闹钟!雷霆真好!”


 “……”站在转角的肖时钦。


    第二天,戴妍琦的床头出现了一个崭崭新的、一模一样的闹钟。


    而肖时钦悄悄删掉了自己的网购记录。


 


 


    从那以后肖时钦就多了一条人生戒律,叫做不要轻易接受不可能的任务,就算用那句古老到已经没有人记得的“可能不可能,等你来完成”来勾引他都没有用。


    他是个脚踏实地的人,只做力所能及的努力。


    于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还会面临第二次的自我人设崩塌。第二次已经是在嘉世了,那会儿天也巨热,杭州的火炉天把秋天的尾巴都烤得轰轰响。当地人说这叫秋老虎,肖时钦背着背心短裤感慨,嘉世果然是老牌战队,就连空调都老得当之无愧。


    一会儿轰天巨响,一会儿死寂如恐怖片开场,来回折腾也没倒腾出多少冷气来。


    高温使人暴躁,他眼看着距自己只有一台电脑的孙翔要竖起一溜鬃毛,赶紧边打团队,边努力尬聊。


 “有没有谁要吃棒冰的?我一会儿去买。”


    附议的人稀稀拉拉。


    肖时钦加了一把火:“别客气,我请客,想吃什么说。”


 “盐水棒冰。”邱非第一个响应。


    随后响应的人就多了起来,肖时钦一局结束挨个儿记了,却发现最主要那位还没开口,正咬着手指半放空半认真地盯着自己。


 “孙队?”肖时钦叫得小心,生怕这位一个脑回路接触不良又搞出幺蛾子。


    一秒后孙翔盯着他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不……乐呵呵还不足以形容这个音效,因为他是这样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能要……爆炸式的笑容才能匹配吧。


    肖时钦掐着大腿强迫自己冷静。


 “小事情。”孙翔叫。


    肖时钦一听就是一个激灵。


    药丸。


    这崽是要搞事情。


    他看了看棒冰单,看了看突然突突突起来的空调,在心里干笑。可能选项排了有一长列的队伍,但哪个都太过正常。


    孙翔的脑回路是他无法揣测的。


    肖时钦想,但是……只有一点,他冷静又不失绝望地在心里说,你可别让我修空调什么的,这个真的できない啊。


    谢天谢地孙翔没有。


    孙翔说:“我想吃黄焖gai……”


    少年你很有想法。


 “……味儿的冰激凌哈哈哈哈哈哈。”


    ……plus。


    看着满训练室嫌弃的表情,肖时钦打算跟孙翔讲讲道理。


 “那什么,没有黄焖gai味儿的冰激凌。”


 “为什么没有?”孙翔瞪眼。


 “……因为生产商都很正……咳,没有开发这个味道。”


 “关生产商什么事?”孙翔继续瞪眼,“有你就好了啊。”


 “……啊?”


 “你不是我副队吗?”


 “……呃,是。”


 “那你将无所不能。”孙翔施法般地拍拍他肩。


    不,不是,等等……


    肖时钦混乱片刻。


    肖时钦感到窒息。


    他蓄起能量,想要纠正自己在对方心中错误的万能形象,然后他看到了孙翔一边散发着兴奋闪亮好开心的气场,一边哼着“我有小事情,今儿个真开心”,一边把冲上来的路人爆了个稀巴烂的场面。


    ……


    还能怎么办呢?


    最后的最后,肖时钦把一份黄焖gai扣在了大桶香草味八喜上递给了孙翔。


 


 


    然后肖时钦就渐渐摸出了一点门道。他发现身边的人总是莫名其妙地对他抱有错误的印象,极端点以为他无所不能,通俗点以为他拥有根本没点亮过的技能。


    于是,在跟霸图打完友谊赛,看到走过来准备赛后交流的张新杰后,肖时钦很迅速地把自己的战术方面、对荣耀的错误认知、以及各种生活方面的缺点跟对方做了一个简单概述。


    张新杰认真地听完,随后点了点头。


 “看来你在嘉世的确有很好的经历。”


 “呃,算是吧。”肖时钦不着痕迹地扭了扭,企图蹭掉背后流出来的冷汗,他现在有后悔自己刚才太紧张,一下子把不该说的,比如他其实拧不开海鲜酱盖子这种无关紧要的小细节都全盘托出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拧不开的,拿剪刀捅一下盖子边缘就好了。


 “今天不聊这么严肃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啊?


 “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么?”他说着从裤袋里掏出了一个美食小笔记——确实是美食小笔记,巴掌大的封面上工工整整地写着呢。


    肖时钦长吁一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什么送命题。


    他十分乐观地安慰了一下自己,刚一开口就卡壳:“呃……”


    张新杰看他。


    他实话实说:“其实我对这一片也不是很熟,平时都吃的食堂。”


 “哦,这样。”张新杰点点头,“那不如趁这次一起探索一下。”


 “呃,好?”


    然后张新杰翻出了一张手绘地图,指了指上面其中一个红点:“据说这家泡椒牛蛙不错,我们先去这家”


 “先?”肖时钦有不祥的预感。


 “嗯,还有这家流沙包,这家铜盆火锅,这家红烧脚圈,还有这家甜芒果流心布丁,这家烤肉有点远,看情况再说吧。”张新杰心平气和。


    肖时钦看了眼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红圈圈。


 “……哈……哈。”


    后来肖时钦是一路扶着墙才走回宿舍的,睡觉那会儿梦里还有各色各样的美食化身大小boss与他搏斗,站在他们身后的是身穿牧师长袍的张新杰。


    神圣之火丢出来的时候只有一句设定台词。


 “你看起来就是很能吃的类型。”


    梦里的肖时钦留下了宽面泪。


    不,等等,听我解释。


 


 


    后来肖时钦还是跟张新杰解释清楚了这个误会,对方跟他表示了歉意,并诚挚邀请他下次去Q市品尝美食。时间一晃就到了世界邀请赛上,肖时钦成功地把少食多动荤素搭配的健康饮食习惯带到了苏黎世,在一水丰盛菜肴中,坚定不移地为自己夹了一大盆烤鸡胸肉沙拉。


    黄少天凑过来看了一眼表示嫌弃。


    张佳乐凑过来表示黄少天嫌弃的东西我一定要试试,于是他夹了一筷子,跟黄少天蹲在一起表示嫌弃。


    李轩端了一盘肉丸子过来看好戏。


    孙翔长臂一伸在吃饭的时候也要勾肩搭背搞事情,唐昊莫名其妙在跟王杰希玩躲猫猫游戏,周泽楷被方锐拉着自拍,楚云秀拉着苏沐橙在看视频,张新杰跟喻文州探讨养生经。


    而叶修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他说:“明天团赛你做指挥。”


    肖时钦被一筷子羽衣甘蓝呛到不能自已。


    叶修在他对面坐下,一边剥戒烟糖,一边说:“明天是场硬仗,对方单人实力很强,团赛想赢,得智取。”


 “是猥琐吧?”方锐接茬。


 “不猥琐不成活。”李轩一叉两个肉丸子,眼疾手快塞进黄少天嘴里,为自己抢占了嘴炮的先机。


    被塞了肉丸子的黄少天从善如流塞了一整根法棍到张佳乐嘴里,场面激烈,仿佛两只仓鼠对战。


    之后混战并起,硝烟弥漫,楚云秀跟苏沐橙掏出了ipad——手机没电了,就算是手酸,八卦也不能错过。


    就在这乱七八糟的背景音下,叶修跟他讲。


 “明天先拼掉对方牧师,我去一换一,运气好的话打个一换二,接下来就看你了。”


    肖时钦犹豫。


    叶修伸手挑走了他盘里最后一块鸡胸肉。


    “总体而言,参赛选手个人实力弱于对手,一开场他们也会铆足劲儿针对我跟新杰,局势不容乐观,实打实一副‘烂牌’。”


    “我们这里,没有人比你更擅长打好一副‘烂牌’了。”


    叶修嚼着鸡胸肉晃晃悠悠地走开,刚剥好的戒烟糖被随手丢进了垃圾桶,原本在拍混战的苏沐橙一个箭步冲上来要查他身上的烟。


    王杰希实名举报,喻文州煽风点火。


    肖时钦看看他们,又看看正在认真尝试各种果酱的张新杰。


    决赛啊……


    


 


    后来他们打得十分艰难,叶修一换二的想法并没能实现,对方的战斗法师还剩百分之三的残血,张新杰遭到猛烈的围攻,石不转的血线飞速下滑。


    稳住,稳住。


    肖时钦咬破自己的舌尖,他拉着生灵灭单人扛起了策应的任务,迅速在指挥频道提示周泽楷回防保护石不转,并指示楚云秀控制节奏,用冰线与天雷地火将对方战圈缩小,一点一点逼至角落。


    而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将是方锐的气功师,海无量。


    场上瞬息万变的局势令他焦虑又兴奋,高度集中的精神使他感到眼眶干涩而疼痛,冷静一点,再冷静一点,牌无好坏,只有输赢。


    不要去想己方的弱势。


    不要怕输。


    要赢。


    要赢。


    要赢。


    ……


    赢了!


    对方打出GG的瞬间,肖时钦感到指尖一阵痉挛,疲惫比喜悦先一步赶到,他仰躺在位置上,把体重都交给主办方特意定做的皮质软椅上。


    果然一分钱一分货,真舒服啊。


    肖时钦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透过玻璃隔板看底下的观众。第一秒,死寂,第二秒,他能从动作与三三两两的国旗中看到他们的兴奋,第三秒,人群开始骚动,直到第五秒。


    第五秒,他听到了连玻璃隔板都挡不住的山呼海啸。


 “中国队!中国队!中国队!中国队!”


    方锐拉着叶修数灯牌,楚云秀笑笑说除了中国必胜满眼都是周泽楷。肖时钦一个一个地看过去,有孙翔,有李轩,有方锐也有楚云秀……有他们每一个人。


    他甚至也看到了自己的灯牌,在不远不近的角落,很执着地闪亮着。


 


    THE BEST MECHANIST


    生灵灭


 


    赛后第二天,他们安排了一个粉丝签名会,在苏黎世的一个小广场,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不出所料,周泽楷的面前依旧排满了长队,肖时钦签着不少被保安分流过来的粉丝,礼貌地笑笑,眼底里不自觉地流露出歉意。


    广场上有鸽子飞一阵停一阵,晃神间,又到了下一个粉丝。


 “你好,你也是来看周泽楷的吧?”肖时钦熟练地翻开笔记本。


 “我是你的粉丝。”


    肖时钦愣了愣,抬头才看见眼前的姑娘捋了捋头发丝,笑得很认真。


 “是真的,我从高中喜欢你到大学。”


 “啊……谢谢。”肖时钦有些不安,甚至有些局促。他并非没有粉丝的人,但大多以高冷的技术流或者男粉丝居多,女粉丝也有,但雷霆甚少举办这种见面会,他也只是远距离接触过一些。


    像这样被人当面说喜欢,是第一次。


    于是他想了想,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


 “请问你……喜欢我什么呢?”


    能修闹钟的好队长。


    无所不能的小事情。


    看起来适合一起吃饭的同期。


    临危受命的国家队员。


    最好的机械师。


    ……


    好像每一个都不是他自己。


    小姑娘像是听到了有趣的事情,忍不住笑了笑:“你是觉得,我更应该去喜欢旁边这几位吗?”


 “呃……他们确实,比我更耀眼吧。”肖时钦低头笑了笑。


 “但是我喜欢你啊。”小姑娘认真道,“要说耀眼,荣耀圈的每位大神都很耀眼吧,我也很敬佩所有人,能坚持下来的都不是弱者,谁都有故事,谁都值得被喜欢。也有人跟我说过,为什么不喜欢周泽楷,他更帅更有潜力。为什么不喜欢张佳乐,他更炫更有传奇性。为什么不喜欢黄少天,为什么不喜欢叶修……但是,但是。”


    她顿了顿,认真地冲肖时钦笑。


 “我喜欢你。不仅是因为你是带领雷霆一次次冲进季后赛的肖队长,也不仅是因为你是全联盟最好的机械师,不是因为黄金一代与战术大师的头衔,也不仅仅是你成为了国家队的正选。


 “我喜欢你,是喜欢你即便毫无把握,也拼尽全力的样子。”


    肖时钦怔了一下,笔尖落在纸面上,晕出小小一滴墨迹。他缓慢而认真地冲眼前的小姑娘微笑回去。


  “谢谢你喜欢我这么久。”


    一束光落在桌前,驱散了棚顶落下来的额一小块阴影。衬得肖时钦闪闪发亮。


    或许。


    这就是平凡又执着的力量吧。


    小姑娘在心里笑笑,轻却坚定地点了点头。


 “嗯,一定。”


    肖时钦想了想,一字一顿地签了两个个不长不短的句子,最后的最后,他郑重地将那个墨点,涂成了一颗爱心的样子。


    回程的航班上,他被孙翔拖去当人肉靠枕。


    飞机起飞那会儿,有一点点光从舷窗边缘漏进来,孙翔歪着头看他。


 “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


 “小事情。”


 “嗯?”


 “我想听你唱达拉崩巴。”


    ……


    这个真不行!!!


 “那我唱你听。”


    ……


    这个也不用!!!


    最后的最后,肖时钦在孙翔魔音穿耳的攻击下艰难地睡着,他并不知道,在他已经离开的苏黎世,有个喜欢他很多年的小姑娘上传了一张照片。


    那是非常简单的一行字。


    没有加滤镜。


 


    祝你永远有向上攀登的勇气。即便迷失自己,也不要放弃。


                                                                                  肖时钦❤


 


    而这行字的执笔者,在梦境里翻了个身。


    睡得很安稳。




END

评论
热度 ( 777 )